您好!今天是

标题:

角山乡三星村村霸何德科书记嗦使他人呕打老百姓

来信时间:

2017-10-17

来信人:

***

来信内容:

??9月18日11点半左右,我们三人骑着电动车去三星村找老中医,刚到老中医门口突然开来一辆洒水车,由于乡间路太窄只能容下一辆大客车,做了个手势意思叫他把水关小点,然后我们停下车来不及下车,司机直接冲过来洒的我们身上全是水,我老公上前找司机理论,说:您怎么把水洒的我们全是水呢?那司机(何德科)凶狠很的说:我洒你们身上又怎么样,我想洒哪就洒哪,这是我的地方,谁叫你们来的。我老公叫司机道歉,司机又说:你算什么东西,我为什么要道歉,你叫谁来都没用。这些话刺激到我老公了,他就坐在司机的车前面了,司机只有下车了,他下车就污蔑说:你们大家看这男的,碰瓷的。随后司机总在打电话,过了十多分钟来了很多人,有开车的,走路的,他们一来就大骂,其中有穿条纹的跑下去把我老公往后托,把他压在地上说:你躺着比坐着好。被一位妇人叫住了,司机又在打电话,也是过了十多分钟来了几个人,我当时在玩手机,一边看看周围的事,我发现一个戴眼镜,皮肤黑黑的人凶凶的样子,那架式要打人,由于我们站在不同的地方,我站的位置离马路有点远,戴眼的离我老公很近,戴眼镜的站在马路旁边的石梯上,而我老公坐在石梯下面,也就是马路上,戴眼镜的二话没话直接冲上去就打,他冲下去的同时我急忙跑过去,等我还没站稳·戴眼镜的(何海军)重重一拳把我打晕死在地上,把我打晕死的同时一脚把我老公的手机踢掉,继续打我老公,我这时完全失去知觉了。等我醒来时发现我老公晕死在地上,嘴里流了很多血,戴眼镜的在人群中宣耀他开心的说他胜利了,然后和那个穿条纹衣的人污辱我说:把我衣服趴掉让街上的人看看,还污辱我咬他。这时110.120来了,我们进了医院,过了两天角山乡派警所来人了,阴笑着说:你们没事,不就是打了一拳,没关系。又过一天我们去录口供,我说何德科他们每一句不好的话,警官老找借口为他们辩论,后来我看警所办公室有他们的电话,原来他们是合伙的,官官相护,经常一起上班的,然后警所就在踢皮球了,没办法我们把我们书记叫过来说句公道话,过了快一个月我见事怎么还没处理就发息给警所,警所就打电话和我说:查出这件事是何海军先动手的,我知道你没有参加其中,在怎么说打妇女是不对,你在医院用多少就陪给你,至于你老公也咬了他就互相低过。天哪,这样判,人人都可以打人了,天天都有打不完的人,反正对方在医院用多少钱赔多少钱就是了,那这中国还要警察和法院干嘛呢?现在官官都相护,自卫的能力都不可以,这是什么理。老百姓在当官眼里就不是人吗?老百姓就应该被当官的打吗?老百姓就应该被当官的欺负吗?老百姓有理在当官眼里就没理了,理都是当官的,老百姓永远没理吗?特别是像何德科这样的父母官配做官吗?霸道,蛮不讲理,动不动就叫人欺负老百姓,打了人他还污辱人,满口谎话。我不服,我只是求个公道和公正。这里的人,司机(何德科)书记,戴眼镜(何海军)当地打流的,请求给一个老百姓一个公道和公正,角山派警所还要被打人拘留,太寻私了,要自己找证人,那不是做伪证吗?唉,我们老百姓无处说理。

答复:

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》第十七条和第二十一条第三项的规定。您咨询的信息不属于我委掌握范围,建议向政法部门咨询。

答复部门:

衡阳市发改委

答复时间:

2017-10-18